他可能是日本电影史最伟大的男演员




国际的黑泽,世界的三船!
    
云浮时刻网如果要评选日本电影史最伟大的导演,能和黑泽明竞争的并不大;评选日本电影史最伟大的男演员呢,和黑泽明合作16次的三船敏郎显然希望最大。今年的4月1日是三船敏郎100周年诞辰,让我们用他的代表作剧照和部分生活照纪念这位极富魅力的日本男星。
  

纪录片《三船敏郎:最后的武士》预告

三船敏郎备受推崇首要原因是黑泽明,他们俩人是二战后日本电影走向世界的最具贡献的代表。三船敏郎两次获威尼斯电影节影帝都是因为黑泽明的电影《红胡子》和《用心棒》。
  当然,三船敏郎本身也足够出色。众所周知,他善于扮演粗犷、强悍甚至有点顽劣的粗线条人物。表演爆发力强,但即使略带浮夸也不会让观众觉得烦躁,这就是所谓演员的魅力吧。譬如《罗生门》中的多襄丸、《七武士》中的菊千代、《用心棒》里的三十郎。

《用心棒》里的三十郎是三船敏郎最受欢迎的角色
  三船敏郎表演变化性也不小的,1949年的《野良犬》中扮演粗心的警察、《天堂与地狱》中有钱人权腾以及《红胡子》里的医生,体现了他表演另外的维度。
     曾有个说法,二战后享誉世界的日本电影演员中,除了哥斯拉,就是三船敏郎了。他是如何成为传奇的呢?

出生的中国的日本孩子

儿时的三船敏郎
  三船敏郎1920年出生在中国山东青岛,青少年时期在大连生活。父亲来华讨生活的日本侨民,以开照相馆为生,为了招揽生意他经常让儿子当模特,因此三船小时候留下了很多照片。
  和那个大时代许多日本年轻人一样,1940年20岁的三船敏郎被召回日本当兵,伪满洲陆军第7航空队,因为有照相知识而被分配到摄影部,并接手拍摄航空照片。
  在纪录片《三船敏郎:最后的武士》中他的儿子回忆,父亲经常会痛诉战争对人的残害,在二战末期,三船敏郎被分配到熊本的特攻队,他经常会给那些连变声期都没到的娃娃兵做饭,在那些执行自杀任务的娃娃兵上飞机前,三船敏郎经常会劝告他们“不要喊天皇万岁,非要喊就喊对妈妈没说出的话吧”
  1945年战争结束后,三船敏郎拿着1.5日元和一张毛毯回到东京。

应征摄影助理结果成了演员
  因为会拍照,1946年三船敏郎为了找工作拜访了东宝摄影所摄影部的前辈大山年治,并且请求获得摄影记者助手的工作。因为提交了履历书,被东宝第一期新人招募传递结果,所以也接受了面试。
  据说,三船面试时演戏时表现“像是要吃人的态度”,未通过审查人审查,后来却意外地被黑泽明看中了才华进入影坛。在黑泽明的自传《蛤蟆的油》中是这样描述的:高峰秀子小姐恰巧是评审之一,她很欣赏三船,特地跑到《无愧我的青春》摄影棚找黑泽明,告诉他有这样一个人。
     黑泽明在书中描述他第一次见到三船敏郎的情景时写道:“我感到这汉子有股奇怪的魅力,因而关心起考试的结果来……”
    在黑泽明看来,“三船是过去的日本电影界独一无二的有才之士,入戏之快更是超群。普通演员在表现上需要十成力,三船用三成力就能表现出来……普通演员如果需要三个动作才能表现出来,那么,三船一个动作就能完成。
无论什么,他都表演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速度感是过去的演员中从未见过的。而且他的细腻与敏感也十分令人惊异。”
《泥醉天使》剧照
  1948年三船敏郎主演黑泽明的影片《泥醉天使》而一举成名。随后《罗生门》(1950)、《七武士》(1954)、分别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银狮奖。《用心棒》(1961)和《红胡子》(1965)使他两度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奖。《七武士》剧照
  显然认可三船敏郎的不只是黑泽明,他的演技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赞赏,和他合作过《一九四一》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认为,三船敏郎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虽然很多演员都在模仿他,但没有人能成为他那样的演员。  
《一九四一》中的三船敏郎
  说实话,没有黑泽明,确实不会有三船敏郎的辉煌。拍摄《蜘蛛巢城》时,黑泽明让动作演员真的朝三船敏郎射箭,当时日本的电影剧组也没买保险。三船敏郎觉得黑泽明对他有恩,就硬着头皮上了。后来确实被吓到不行,以至于有传闻三船因此对黑泽有怨言。
三船敏郎这表情是真·吓尿了
  凭借着和黑泽明的合作,以及东宝的力挺,三船敏郎很快在日本成为天皇巨星,他私下爱喝酒、玩车。纪录片《三船敏郎:最后的武士》中女演员司叶子回忆,有时候三船敏郎喝醉了会开车敞篷车到黑泽明家门口骂对方是蠢蛋(八格牙路),而熟悉三船的人对此是一笑了之。




影史谜题:三船敏郎和黑泽明为何决裂?

  三船敏郎和黑泽明长期的合作曾誉为“国际的黑泽,世界的三船”。但俩人自1965年《红胡子》之后30年没有合作,甚至都很少说话,个中缘由众说纷纭。每当记者问起这个问题时,黑泽明总是面带微笑的表示:与三船没有矛盾,只是能一起做的工作都做完了。
  有人认为《红胡子》中三船的表演黑泽明不太满意,有人认为三船1966年开始发展自己的海外事业疏远了黑泽明,有人认为《虎!虎!虎!》事件后三船在媒体上说的话刺痛了黑泽明。
  三船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黑泽明之所以和美国福斯电影公司闹掰,是因为黑泽明坚持使用业余演员,和好莱坞创作体系发生冲突,这句话让刺痛了黑泽明。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三船接受媒体采访的前提是:他向福斯电影公司提出建议,让他自己的制作公司接手电影在日本的拍摄,并强制要求福斯重新聘请黑泽明担任导演。
黑泽明和三船敏郎在《红胡子》片场
  无论原因如何,现实是这对银幕搭档再也没有为我们、为电影艺术贡献作品。
  1966年之后,黑泽明的艺术生涯也均走入低谷。1971年黑泽明自杀未遂,那时候三船敏郎正和阿兰·德隆正在好莱坞拍摄大片《荒野两匹狼》,算不上如日中天,但也在海外闯出了一片天。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1993年在本多猪四郎的葬礼上,被疾病折磨的三船脸色难看依然硬撑在葬礼的队伍中,黑泽明上前关照的问:没事吧?不要硬撑。三船回答:不要紧。
  三船敏郎1997年12月24日去世,黑泽明1998年9月6日去世。
参考资料:书籍《等云到: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蛤蟆的油》、 纪录片《三船敏郎:最后的武士》
 分享

本文来源于网络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0 www.yfcnn.com  E-Mail:123456@test.cn  

观看记录